当我们谈RICHARD MILLE时,我们谈些什么?

2022-09-23 14:09   来源: 华南新闻网    阅读次数:3834

  钟表是一个已经有着500年历史的古老产业,很多的结构与技术,很多的材质与工艺,都历经数百年沿革,以钟表领域三大复杂功能来说——陀飞轮、三问、万年历,每个的诞生都超过了200年。进入新世纪,各家品牌都在重复着经典、传承、复刻……老实说,老把式玩不出新花样,已经很少再有什么让人觉得新鲜与新奇的东西了。

  但就是一个诞生于千禧年的年轻品牌,彻底打破了传统制表业的刻板与沉闷,带领大家见识到另一个截然不同的钟表世界——哇!原来钟表也可以这么玩!

  2001年RM 001陀飞轮腕表面世

  彻底改变了21世纪钟表世界的格局

  以前我们认为陀飞轮是非常“矜贵”的,但这个品牌的陀飞轮却可以佩戴在运动员的腕上去果岭挥杆,去球场挥拍;在以往,我们认为腕表不是圆的就是方的,但这个品牌却以符合人体工学的酒桶形异军突起;在以前,虽然制表业也采用陶瓷、钛合金、碳纤维、蓝宝石水晶等材质,但基本上还是以不锈钢或贵金属为主流,但在这个品牌的一番神操作后,那些从前运用在航空界、赛车界、医疗界的创新材质源源不断地从尖端实验室移植到人们的腕际,色彩也变得如此斑斓,红橙黄绿蓝靛紫,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当今的制表产业显得如此生机勃勃、大鸣大放,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品牌为市场投下的诸多重磅炸弹,在不断解构传统钟表观念并不断重塑当代钟表概念的同时,还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年产量大约5100只,却在竞争激烈的钟表市场中开辟出一条崭新道路,跻身瑞士钟表品牌出口额排名前十大,的确让人啧啧称奇。它是谁?它就是近些年十分火爆的RICHARD MILLE。它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就让我们来谈谈RICHARD MILLE。

  速度与激情

  RICHARD MILLE要打造“手腕上的一级方程式”

  而当我们谈RICHARD MILLE时,

  我们谈些什么?

  有三个关键词。

  首先是大胆突破。

  我们可以在RICHARD MILLE身上加诸大胆、前卫、创新、突破、标新立异、特立独行、敢为人先、与众不同……这些种种形容词,都表明着RICHARD MILLE要走着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

  在RICHARD MILLE之前,没人能想过腕表还能这样玩

  RM 25-01冒险家史泰龙陀飞轮计时码表具备野外探险求生的所有功能

  比方说在材质方面。我们知道在材料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不断有新颖、高效的新材质被研发出来,它们或被用于航天、航空事业,也被用于汽车、医疗领域;当然,还有钟表制造业。这些听上去神乎其技、非常玄妙的材质,究竟能为时计带来怎样的变革?

  RICHARD MILLE在高尖材质的运用上一向扮演急先锋角色,在它的作品里时不时会出现崭新的高科技物料——ARCAP合金、Cabon Nanofiber(纳米碳纤维)、ALUSIC®合金、Phynox®合金、LITAL®合金、五级钛合金、氮化硅、Anticorodal 100、ATZ 陶瓷、TZP陶瓷、Carbon TPT®碳纤维、Quartz TPT®石英碳纤维、TiAl钛铝合金、Graph TPT®石墨烯碳纤维、TitaCarb®高性能聚酰胺、瞬闪烧结技术打造的金属陶瓷……洋洋洒洒,这是一堂深奥的物理加化学课。

  RM 50-03 McLaren F1 超轻双秒追针陀飞轮计时码表

  2017年日内瓦表展,品牌推出充满赛车元素的RM 50-03 McLaren F1超轻双秒追针陀飞轮计时码表,连同表带重量不足40克,堪称史上最轻的机械计时码表。当年我试戴过这枚腕表,对于它的轻真是惊呆了。腕表材质除了钛合金和Carbon TPT®碳纤维,还引入全新材料Graph TPT®石墨烯碳纤维。

  Carbon TPT®碳纤维的TPT是指薄膜夹层加工技术,将众多碳纤维按照一定方向排布,然后用树脂等黏合剂高温、高压紧密合成一体,然后再以不同角度层层铺叠紧实,这样得出的碳纤维坚固、质轻、耐用,而且表面会呈现不规则的纹路,让每枚腕表的外观都独一无二;Graph TPT®石墨烯碳纤维材质所使用的树脂粘合剂即为石墨烯。

  石墨烯2004年才被发现,被视为“未来革命性的材料”,发现它的科学家还获得了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RICHARD MILLE 2017年就将其运用于腕表制作,真的是走在制表业的前列。

  使用Carbon TPT®碳纤维是为了追求坚固且轻盈,RICHARD MILLE对于轻的追求异常执着。我们知道,在表壳材质的重量方面,由重至轻依序为铂金、18K金、精钢、陶瓷、钛合金、碳纤维,碳纤维是最轻的,虽然RICHARD MILLE也使用贵金属、陶瓷与钛金属来制作腕表,但主打的还是Carbon TPT®碳纤维碳纤维。在RICHARD MILLE,这种材质不但可以打造表壳,甚至还成为了机芯底板。

  这就是RICHARD MILLE重量最轻的腕表?答案显然不是,RM 006不含表带重42克,RM 67-02重量32克,RM 009不含表带重29克,RM 027含表带仅重不到20克,之后的RM 27-01再接再厉,连同表带在内重量仅为18.84克!

  RICHARD MILLE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在不牺牲效率和精准度的前提下,完全有可能实现重量上的显著减少,将技术、性能与实用方面结合在一枚腕表之内。特别是RM 027系列,更由西班牙网球天王纳达尔(Rafael Nadal)亲身披挂上阵测试,要知道RM 027系列全是陀飞轮腕表啊!在历经赛场上突然性的极度移动和冲击,RM 027系列陀飞轮腕表证明了其惊人的抗震、持久、耐操性能。

  经过10年的长期合作,RM 38-02 Bubba Watson陀飞轮腕表是品牌和美国高尔夫名将巴巴·沃森共同开发的第三款陀飞轮腕表。

  在这些表款里,我们看到了RICHARD MILLE的三大突破,一是材质上的突破,二是突破了腕表是“娇贵”的传统观念,是可以让纳达尔戴着去争取大满贯冠军、让巴巴·沃森(Bubba Watson)戴着去打高尔夫、让菲利普·马萨(Felipe Massa)戴着在F1赛道疾速狂奔……。最后,它还突破了消费者的观念——谁说太轻的腕表不是奢华腕表?让多少精英消费者开始迷恋起RICHARD MILLE那些结合了顶尖技术的超轻表款。

  但除了黑色,碳纤维表款还能有其他的颜色变化吗?那就不得不提RICHARD MILLE于2015年开始使用的Quartz TPT®石英碳纤维,这是将石英晶体熔融拉丝制成纤维,铺展成薄层,再将薄层以45度角交错堆叠,在高温高压下成形。石英纤维质地坚硬、耐高温,且不受电磁波影响,不但标榜着RICHARD MILLE一贯的超轻、超硬主义,还带来了丰富的色彩——红、蓝、黄、橘、绿、白、粉。

  RM 67-02超薄自动上链腕表共有四种配色,

  分别代表着与其合作的四位体坛名将各自国家国旗的颜色

  材质上的突破,绝不是为了搞噱头,为的是实现极限的功能性,超轻的重量让腕表在腕际毫无垂坠感,也大幅降低腕表遭受激烈碰撞时对机芯的冲击程度。而且它坚硬耐磨,记得我在参观RICHARD MILLE工坊时,就曾拿着铁锤对着Carbon TPT®碳纤维表壳一顿猛敲暴击,结果表壳依然完好无损。

  而实现了超轻、超坚固、超耐用之后,RICHARD MILLE并未自得意满,紧接着向超薄发起了“极限”挑战。之前,RICHARD MILLE在超薄的表现上也颇为亮眼,在品牌的超薄舰队中,有矩形的RM 016、圆形的RM 033,以及酒桶形的RM 67-01。这些超薄腕表有别于品牌粗犷豪迈的运动风,带来更贴近生活方式的时尚优雅。而今年的一枚RM Up-01 Ferrari腕表,震惊了所有的人!

  RM UP-01 Ferrari腕表结合了Ferrari与RICHARD MILLE对卓越、精准、可靠和创新品质的共同追求

  自2021年初确立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后,无论是Ferrari的车迷还是RICHARD MILLE的表迷都在期待着双方强强联手的成果,而RM UP-01 Ferrari腕表果真没让人失望,以1.75毫米的厚度打破腕表的超薄记录,而且为了确保腕表在任何环境下都能保证抗冲击能力,保留了将机芯组装在表壳内的传统结构,而非采用底盖兼作底板的结构;并且,时分针竟然做到了同轴!老实说,可以用神乎其技,叹为观止来形容了。

  RM UP-01 Ferrari腕表打破机械腕表超薄世界记录

  How dare?竟敢如此大胆,大胆到令人觉得匪夷所思,大胆到让众多品牌望尘莫及,大胆到让消费者彻底改变了对待腕表的传统刻板印象。而在每一个大胆的决定背后,依靠的只能是:实力、实力,还是实力!

  其次是极致考究!

  如何做到极致考究?我就举5个例子吧!

  RM 72-01 Lifestyle计时码表机芯底板和桥板由五级钛合金打造

  1. 由五级钛合金打造机芯底板和桥板:

  这种以90%的钛、6%的铝和4%的钒打造的硬质合金性能卓越,能确保齿轮传动系统的流畅高效运作,并具有优异的生物相容性和抗腐蚀性。但在一般以铜或是贵金属来制作机芯的主流下,用钛合金简直就是“自找麻烦”,大大提高了制作的难度与生产成本。但为了极致的品质,RICHARD MILLE坚持这么干。

  2. 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表壳造型:

  每款RICHARD MILLE腕表的弧形轮廓能服帖任何粗细的手腕,佩戴起来格外舒适。但这种刻意设计的曲率在制作的每个阶段都非常耗时,包括前期制作、生产和加工修饰,而且对最终品质控管的要求也特别高。单是加工表壳的过程可能就要长达数几个月的时间,而且需要数百道操作工序。而在表壳的组装过程中为更好地控制螺丝扭矩,从而不受拆装工序影响,也较不易老化,采用的是五级钛合金花键螺丝,这又是另一个因为要做到极致的自虐表现。

  3. 可变几何结构摆陀:

  如果你是运动狂魔,时常挥动的手臂会加速腕表的发条上链,导致走时加快;反之,你是长期静坐工作或阅读的佛系人士,那么缺乏运动的腕表发条旋紧上链的作用力不足,导致走时变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RICHARD MILLE在机芯内融入可变几何结构摆陀,通过调节在自动摆陀上的两个可移动砝码,根据配戴者的活动习惯来有效调节主发条的上链力度。

  RM 35-03 Rafael Nadal自动上链腕表佩戴者可以自行调整摆陀的几何结构

  但对这种可变几何结构摆陀进行调整时须经专业制表师之手,而新一代RM 35-03 Rafael Nadal自动上链腕表引入的全新蝶形自动摆陀,则允许佩戴者自己调整摆陀的几何结构,依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运动状态来改变机芯的上链速度,除了实用,也更具趣味性。这就像驾驶汽车一样,可以选择启用或关闭运动模式,让车辆在城市驾驶与赛道竞速模式间切换,非常神奇。

  RM 037白色陶瓷自动上链腕表搭载品牌第一枚自制机芯CRMA1,3时位置为功能显示视窗

  4. 功能显示器:

  腕表的表冠有时有好几个挡位,要记住第几挡是上链,第几挡是调整日期,第几挡是调整第一时区或是第二时区时间……真是挺麻烦的。RICHARD MILLE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功能显示器,就像是汽车的变速排挡杆一样,只要将表冠拉出,功能指示器的指针便能显示当下的模式,W代表上链,D代表日期设定,H代表时间设定。

  5. 快速旋转发条盒:

  该发条盒转动一圈仅需6小时,而非7.5小时,可大大减少主发条粘附现象,性能得到加强,提供更理想的动力储存、性能及稳定性比率。

  为了做到极致,RICHARD MILLE对表款性能的方方面面都经过深思熟虑,提出各种解决方案,上面只是随手列出的几个例子,在RICHARD MILLE腕表里还隐藏了更多的秘密——预防腕表过度上链的扭矩限定表冠、渐进反弹功能发条盒棘爪、发条盒齿轮及中央轮采渐开线齿形、可变惯性无卡度游丝摆轮、优化齿轮齿形设计、钢缆悬吊式机芯装置、飞返计时码表的摆动小齿轮专利装置……例子不胜枚举。

  RM 72-01 Lifestyle自主机芯计时码表,搭载品牌第一枚计时码表机芯,其飞返计时码表功能的摆动小齿轮专利装置,有效降低机芯厚度,计时功能启动时也不影响动力储存

  而对于任何一项零部件与结构的优化,在研发与测试阶段无疑要投入大量的财力、人力与时间,也不断推高着成本。但品牌创始人Richard Mille说:“我想设计出全然创新的产品,打破风行一时的经典风格,并始终坚持一个原则:为了成果而在所不惜。”

  好一个在所不惜!这几年听品牌高层反复提及好几次,当RICHARD MILLE要研制一枚新表款时,从不先预设给多少预算,成本并不设定上限,而是大家放手去做,待一切做到有完美结果后,再总结所花费用,用以评估腕表定价。RICHARD MILLE的贵,有它的道理。

  最后是领袖魅力!

  总是有着大胆突破的想法,不走寻常路,而且丝毫不肯妥协,紧盯每处细节,将想法落实到极致完美,这样的人,自然具备天生的领袖气质。这就不得不让我们来认识一下Richard Mille先生。

  Richard Mille先生着迷于速度、技术与设计

  在五十而知天命之际,Richard Mille先生决定要创立属于自己的钟表品牌,这可不是他一拍脑门的冲动决定,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多家腕表和顶级珠宝品牌中累积了数十年的丰富经验。但这还不够,还必须加上他对技术的深切着迷,对设计的卓然品位,对赛车的热烈喜爱,以及在陆、海、空领域挑战速度极限所体验到的快感……他要打造能真正满足个人期望的腕表。

  Richard Mille先生说:“我很久以前就希望推出自己的品牌,建立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全然不同于传统的营销策略。我的目标是在高端腕表行业中,创立一个崭新、先进的奢侈品市场细分,而我迫不及待想知道它会开创何种局面。”

  经过多方运作,凭借多年来累积的人脉,以及一些行业内志趣相投的顶尖人物鼎力相助,2001年,RM 001陀飞轮腕表诞生了,符合人体工学的酒桶型表壳设计,点缀与众不同的花键螺丝和引人侧目的六位数定价,很快的,RICHARD MILLE这一新兴品牌获得整个高端腕表市场的瞩目。

  迄今,RICHARD MILLE已推出约100款腕表作品,每一款的设计和制作仍秉持着Richard Mille先生创作第一款作品时所怀抱的热忱和毫不妥协的坚持。而围绕在品牌周围的人——品牌挚友与粉丝拥趸,也同样具备着领袖气质。

  西班牙网球天王纳达尔

  纳达尔,在去年的法网公开赛上捧起了自己的第22座大满贯冠军奖杯,成为大满贯冠军数量最多的男子网球选手;来自法国的赛巴斯蒂安·勒布(Sébastien Loeb)曾9度获得世界拉力锦标赛冠军,这项了不起的成就让他早已成为传奇;同样来自法国的车手塞巴斯蒂安·奥吉尔(Sébastien Ogier)是另一位极为出色的拉力赛车手,去年11月,他刚刚斩获自己的第8座WRC总冠军奖杯,将向赛巴斯蒂安·勒布发起冲击;阿诺·杰拉德(Arnaud Jerald)你肯定没听过,但他却拥有显赫的头衔——自由潜水世界纪录保持者,2021年在巴哈马蓝洞成功下潜至117米。

  自由潜水世界纪录运动员阿诺·杰拉德

  RICHARD MILLE腕表从来都不是绣花枕头,是真正可以佩戴在运动员的腕际一同迈上赛场的——无论是高尔夫球场、网球场、马术场、田径场、滑雪场、足球场、击剑场……当然还包括风驰电掣、充满速度与激情的赛车场。F1赛场上,有两支RICHARD MILLE合作的车队在赛道上演速度与激情:迈凯伦F1车队和法拉利F1车队。

  但RICHARD MILLE的世界可不光仅是运动,其挚友中不乏著名的作曲家、舞蹈家、演员、歌手、制作人、设计师,其合作对象甚至还包括推广当代艺术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巴黎东京宫,以及阿联酋航空车队、巴黎大脑研究所、空中客车公务机,五花八门,精彩纷呈。他们因RICHARD MILLE品牌基因中的大胆、极致与冒险精神而凝聚,野心勃勃,斗志昂扬,要向更好的自己发起挑战!

  从品牌创始人、挚友与合作伙伴身上流露出的领袖气质,让RICHARD MILLE自带非凡魅力,也自然而然地吸引了一批同样具备领袖气质的藏家与玩家。我们无需具体地去描摹这个金字塔顶端群体的形象,但希望这群以RICHARD MILLE作为身份认同的族群,能依靠自身的大胆创造与极致考究,为社会、为人类做出更多更正能量的贡献。

  来源:安时间

  作者:安克强


责任编辑:赵硕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华南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