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荣荣 高质量发展中国桑树蛋白质产业

2021-06-11 09:50   来源: 华南新闻网    阅读次数:3733

一、引言

寻找既要能吃得饱,还要能吃得好,且能促进身体健康、生命长寿之食物,这大概是有史以来人类寻找食物的最高行动指南。研究人类食物营养的专家常常告诫人们,不要挑食,杂粮和蔬菜要经常吃,畜禽鱼蛋也不可或缺,就是希望人类食品和摄入的营养多样化。为什么呢?原来各种生物提供给人类的食物,其营养是有差异的,这就保证人类摄入的食物内含的物质多样化,蛋白质,脂肪、膳食纤维、碳水化合物、维生素和微量元素等,都能满足人体健康均衡的生命活动所需,不因缺少某种成分而影响身体的发育和健康成长。这一观点显然是科学的,也是人类普遍的共识。生命科学告诉我们,复杂的生命活动需要相应的生命营养物质,自然界各种生命是相互依赖、互相支撑、缺一不可的,这是客观规律。同理,对六畜动物来说,它们需要的饲料和人类需要的食物成分是相仿的。各种营养物质同样不可或缺。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讲,人和动物也是生命共同体。历史上但凡人类遇到饥荒年份缺少食物时,动物的饲料也会严重短缺。

人类健康和动物的健康同理,人类需要新鲜的空气和洁净的淡水,动物亦然。人类肌体免疫力下降易生病,于是就注射抗生素和激素类药物,结果适得其反,后果很严重,畜禽养殖中也使用同样的手段,结果畜牧食品中的药残又坑害了人类,于是不得不禁用!

综上所述,真正的好的食物和动物饲料,就是能保证提高人类和畜禽动物的免疫力,使之健康成长并完成一个生命周期的营养物质。“药食同源”之品由此问世。有人提出,无论人类食物或动物饲料,几千年来就是讲配伍之道。

但也有人提出,亦或可以找到一种全价的食物,实现吃得少(减少五脏活动所需能量)、吃得好、营养全面,还能提高免疫力,促进健康、实现长寿!畜牧养殖者也希望有此类饲料。这种想法好像是空想梦想,但仍有人穷尽毕生之力去搜寻,比如秦始皇就派徐福前往海外寻找长生之食。我理解所谓长生之食,实际上就是药、食、饲同源之物。科学上分析这些物质应当是存在的,这也是历代有识之士的目标。中医上的历史名医具有诸如“活死人”、“肉白骨”的神仙手段,这些有识之士“深山藏古寺,高人在民间。”他们虽是体制外的人,但是真真实实地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并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明!

二、 追索和求证

上述观点如果能为人们认同,则所谓长生不老食物(包括饲料)应当是存在的,人类的生命周期,过去的普遍认识是几十岁,现在认为可以达到120岁。从中国近现代史看,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平均寿命在不断提升。从前人生七十古来稀,现在八十寻常见,九十也不稀奇。但是不可否认,如果要健康地活到100岁或者120岁,还是很难很难的。六畜养殖中动物最佳的经济生长期至今也还未能取得突破,比如,蛋鸡超过560天左右就要淘汰,生猪生长到180斤左右便要及时宰杀,因为接着喂,投入产出的料肉比例在增加,会从2.0左右上升到2.2~2.3甚至到2.5以上。这种状态几十年来变化不大。同时,牲畜健康养殖的成本明显上升。

所以研究开发延长动物经济生长期的最佳饲料,一直是畜牧工作者孜孜以求的目标!最近我拜读了原四川畜牧兽医学院院长、重庆市农业委员会原副主任王建教授所写的《中国饲料工业历史、现状与机遇》,从中学到了许多知识。世界饲料工业历史发展不足两百年。1810年德国对饲料作分析研究,将数据引入饲料配方;1875年美国创建了全国第一家饲料厂,生产牛犊饲料;上世纪初,出现批次混合物;1940年合成抗生素问世;1950年开始使用抗生素。相比之下,中国早在先秦时期《神农本草经》就记载了梓叶、桐花喂猪“肥大易养”。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饲料配方在秦汉时期《淮南万毕术》就有“取麻子三升捣千余杵,煮为羹,以盐一升著中,和以糠三斛,饲喂则肥也”,早于西方国家两千多年!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国文明是最有生命力的,历经五千年不衰,而且在后来的实践中传承下来,历久弥新,愈发灿烂光辉。可惜有些传统为许多人所忘却了。

中国是世界蚕桑大国、强国,通过海上陆地的丝绸之路,成为史上中国外贸的历史品牌。蚕桑业解决了历代桑农的生计,成为国家赋税收入的重头。农业部统计全国畜牧产值,蚕桑列入其中。其实蚕桑业就归于畜牧业,桑叶是蚕的特种的单一饲料,蚕则是桑饲料喂养特种动物,自从嫘祖开创的植桑养蚕以来,后代就在一根“丝”上下功夫,至于桑树中蕴藏的黄金资源却很少有人研究。其实桑树蕴藏着先祖为后代子孙设下一个天大的黄金资源之谜,布设了一个充满希望的大局。

三、东方神树之谜

老祖宗为其子孙后代布设了一个什么样的大局?

古人是诚实的,留给后人传承的文明都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桑树为什么称为东方神树,桑叶为什么被称为神仙叶,古代先人对桑树为何有如此评价?中国近七千种木本植物,有此殊荣仅桑树一种!古人发明种桑养蚕,是先发现野生桑树上有一种名为天蚕的软体动物,食桑叶而成茧成丝进而成为有软黄金之称的丝纤维,织成织物,成为可居之奇货。用现在的话来讲,被视为废物的东西竟然成了第一无二的宝货!得此启发,于是植桑,将野桑改造成家桑,将野蚕驯化成家蚕,进而发展成为国之重器。先辈在生产实践又发现,蚕的一生,其生命周期只有二十余天,中途死亡的很少,绝大部分都能完成生命的周期,现代科学研究说明,蚕上蔟结茧前的体重是5克上下,25天内所吃的鲜桑叶为25~30克,为结茧前体重的5~6倍。如果按3.3:1的比例将鲜桑叶重换算为干桑叶重,则一克蚕重仅需要进食1.514克~1.818克干桑叶!这个数据实在太惊人了,不愧为东方神树之神仙叶!

其秘密在哪里?我们需破解。为此,我翻遍国内外资料,自己出钱做各种测试。十多年过去了,仍然一知半解。日本有一位蚕桑专家,他讲桑叶中有一万种物质,我查阅了许多文献,林林总总只有384种,还有9600余种无名无理。说明现代人类对桑树的认知率还不足百分之四!这简直就是一个极大的黑洞!要全部分析出那未知的9600种物质,真不知道需要多少代人的努力,我深感人在大自然面前太渺小了。

经过几千年的探索,世人将桑树归入药食同源植物类,桑叶为蚕的全价饲料。那么推论的结果是,桑叶内含的那么多物质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药食同源类物质的聚合体,属于药食同源的大系统。迄今未认知的至少不会是反药食同源物质,其中即使有反药食同源类物质,如果其功能大于药食同源类物质,则几千年的人类历史实践,也早就否定了桑树是药食同源植物。从哲学层面上讲,用系统论的研究方法是大方向,具有事半功倍之效!

物以类聚是自然界中的一个规律!桑树作为药食同源植物,桑树叶通过光合作用形成的有机物质和吸收的无机物质,是药食同源系统的物质,而桑树的枝干和根部也都聚合着药食同源物质,也来源于桑叶的光合作用产物。它们是对人类有益的微生物的优质饲料。利用桑树干、根,可以做成培养食用菌的培养基质菌棒,生长出各种食用菌。著名的药食同源的桑黄类菌,甚至可以抗癌治癌。至于木耳,香菇,平菇等类食用菌人们早已熟识。这些食用菌,几乎都属于药食同源之聚合物,其中蛋白质、脂肪、膳食纤维、碳水化合物,维生素、微量元素都含有。古人认为这些就是山珍佳肴长寿之物,而其中一些珍品也确确实实有“活死人”、“肉白骨”之神效。

地球上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而人口和动物的数量却是可繁衍而增加的。当今世界上土地危机,粮食危机,资源危机,都是已经形成或潜在的人类和动物的食品危机。我国每年进口近一亿吨的粮食,这已经是天大的事情!前几年发生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惊动了全国老百姓,就是危机在具体食物上面的反应。中国有14亿的人口。若干年前国外有人就出了一本书《谁来养活中国人》。中国近年海洋农场蓬勃兴起,其动因就是要解决土地不足和蛋白质的紧缺问题。为解决国内粮食安全,农业部已将生产淀粉为主的土豆(马铃薯)上升为继大米、小麦、玉米之后的第四大主粮。土豆可以填饱肚子,却不能提供人体需要的全部营养物质。我们至少缺口5000万吨蛋白质,还有天量的脂肪和膳食纤维与碳水化合物。我们的老祖宗有先见之明,早在数千年前就给我们布下了一个大局,提供破解中国的土地和粮食饲料危机之重器,这就是食物和饲料所需要的全价营养物质源——可持续利用的桑树经济生物资源库。

中国列朝列代都发布了以法护桑,立法保桑的政策性法规。作为一种树为什么能享此殊荣,皆因它能救国救民,保证国运长久不衰落呀!桑树遍布我国东西南北中,适应性强,无论荒山荒滩、石山沙漠,都能生长繁衍而且速生,根系十分发达,可保土、保水,护卫江山国土。桑树的枝叶富含全价性营养物质和能提高免疫力的功能性物质,其中蛋白质含量和每亩地蛋白质产量都名列各种植物前列。如果将分散的桑树一并核算,我国现有桑树将超过2000万亩,按桑叶内含20~25%的蛋白质折算,每年可生产出4000万吨蛋白质。桑叶还含60~70%碳水化合物和膳食纤维、2%的生物钙,以及脂肪、微量元素、维生素和抗衰老物质。从食物成分上分析,桑叶是人类和动物的全价食物和饲料,而且都有药食兼具的功能。

每亩桑田收获一吨干桑叶,2000万亩桑田所产就是2000万吨全价优质的食物和饲料。如果发展桑田到两亿亩,则全国总产量每年可持续高达两亿吨。中国不但可以停止每年进口一亿吨粮饲原料,富足有余的同时,还可以出口以缓解世界粮食和饲料危机。中国的山区、丘陵、沙地、沙滩、消落区必将焕然一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关键在于一个“变”,在于科技进步。这就是老祖宗为我们民族再次辉煌布设的一个大局。

再者,我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肉奶制品消费量逐年增加。随着草地载畜量攀升,草原退化,肉奶源质量在下降。纵观市场上的奶制品,优质蛋白质含量不足是影响产品质量的首要问题。国内市场优品难觅,消费者就涌向国际奶粉市场,这才出现了香港海关限制奶粉出关的怪事。这事难办吗?按系统论办并不难。桑树就是优质的蛋白质源,而且桑蛋白是比大豆蛋白更加容易消化吸收的优质蛋白质。检测报告显示,把桑蛋白粉加进牛(羊)奶制品,即能提高其蛋白质含量,还能增加植物钙、锌、铁等微量元素的含量。如此,蛋白质源充沛,奶制品质量提升,消费者放心满意,不仅饭碗端在中国人自己的手里了,奶瓶子也拿在我们自己手里了。

附上两份检测资料,一目了然,高质量发展中国的桑树蛋白质产业的意义也就一目了然了。

表1



责任编辑:李编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华南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